一分快3

当前位置:一分快3 > 公司简介 > >> 浏览文章

佰维存储管理层、技术人员变动大,实控人股权分散,公司稳定性堪忧

佰维存储的管理团队以及核心技术人员在报告期近两年内,发生了较大变动,其是否符合科创板相关要求,是需要打个问号的。此外,其财务数据也存在异常,需要公司作出解释。

深圳佰维存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佰维存储”)主要从事半导体存储器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及服务包括智能终端存储芯片、消费级存储模组、工业级存储模组及先进封测服务。目前,其IPO进程已进入问询阶段。

从佰维存储的历史来看,这已不是其首次进军A股市场,早在2015年其就曾寻求IPO或重组上市,2017年又与上市公司贝斯特商谈并购事宜,但因种种原因均未能成功。此后,佰维存储仍未放弃上市梦想,于今年3月份发布招股书,向科创板发起冲锋。

然而,报告期内,其高管、董事出现“大换血”的情况,且3名核心技术人员中有2名为近期新聘任人员,这与科创板相关规定似不相符。再加上其招股书暴露出来的其他方面的问题,其上市之路堪忧。

高管、董事“大换血”

管理层变动恐成IPO“拦路虎”

管理层的稳定,是公司持续发展的保障,然而,报告期内(2018年至2021年9月)佰维存储的管理层竟然出现了“大换血”的情况。

据招股书披露,2019年10月,何瀚为佰维存储的总经理,李振华、刘晓斌、徐骞为副总经理,黄炎烽为财务总监,卢洪丰为董事会秘书。

此后,佰维存储多位高管相继辞职。其中,2019年12月15日,刘晓斌辞去副总经理职务,随后,2020年1月7日,卢洪丰辞去董事会秘书职务,同年8月11日,李振华辞去副总经理职务。佰维存储三位副总中,有两位辞去了职务,其董秘也离职,管理层变动之大令人咋舌。

通常情况下,如果企业发展稳定,没有重大事件发生,管理层也是趋于稳定的,反之,如果管理层不稳定,就会影响公司发展。佰维存储短时间内高管纷纷辞职,究竟有什么事情发生呢?

事实上,佰维存储管理层的“动荡”,或许与一起内幕交易案件有关。佰维存储成立于2010年,作为一家老牌半导体存储器公司,其早有谋求上市之心。2017年,佰维存储欲牵手上市公司贝斯特,以股权收购方式实现曲线上市,但双方因条件未谈拢,此次交易无果而终。有意思的是,正是在这起无果的交易中,却发生了内幕交易案件。

据《红周刊》查询,2019年1月17日,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河南监管局曾公布一份行政处罚决定书,根据该处罚决定书介绍,上文中辞任副总的刘晓斌于2017年7月底,在公司董事会秘书办公桌上见到过贝斯特的宣传册,并因工作关系,获知了公司高层去贝斯特洽谈事宜。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其与内幕信息知情人孙日欣(实控人孙成思之父)、卢洪丰联络接触,并利用“刘某燕”、“刘某鹏”证券账户共计买入“贝斯特”股票金额309.66万元,属于内幕交易行为。

根据《科创板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注册管理办法》规定,“发行人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不存在最近3年内受到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情形。”而上述行政处罚发文时间为2019年1月21日,恰好在佰维存储的报告期内,或鉴于前述原因,当年12月,刘晓斌辞去副总职务,涉事董秘卢洪丰不久后也辞去相关职务。原副总离任后,佰维存储在2021年7月聘任蔡栋、刘阳填补空缺的副总职位,但前述两位在佰维存储的任职时间并不长,先后于2020年6月、2020年11月入职,均为新面孔。

然而,根据《科创板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注册管理办法》要求,“发行人主营业务、控制权、管理团队和核心技术人员稳定,最近两年内主营业务和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及核心技术人员均没有发生重大不利变化。”因此,其管理层的大变动恐怕会成为其上市路上的“拦路虎”。

况且,佰维存储的董事会也频繁换人。据招股书显示,2019年10月,其董事会的董事包括孙成思、冯伟涛、徐骞、徐健峰、李振华、王赞章、何瀚,共七位成员。而在2020年4月,徐健峰、冯伟涛、李振华集体辞去了董事职务,这意味着其董事会近半数董事集中离任,而董事是能影响公司经营决策的,故不禁令人担忧公司经营是否出现问题。

更重要的是,佰维存储申请在科创板上市,该板块对公司的研发实力及研发团队有着更高要求,但其核心技术人员也发生了较大变化。据招股书显示,公司的核心技术人员为王灿、李振华、徐永刚三人,但其中,王灿与徐永刚分别为2020年8月、10月先后入职,距报告期截止日仅一年多时间,其新聘核心技术人员是否为公司研发作出较大贡献,是值得探讨的。

综上来看,佰维存储的管理团队以及核心技术人员在报告期近两年内发生了较大变动,其是否符合科创板相关要求,是需要打个问号的。

股东频频转让股权

毛利率低于行业平均水平

佰维存储不仅存在管理团队稳定性欠佳的问题,而且其还存在股权结构较为分散的风险。据招股书介绍,佰维存储实控人孙成思直接持有公司20.90%的股份,倘若公司成功发行上市,其股权比例将会进一步稀释至18.81%,持股比例较低。这意味着其控制权并不稳定,股权过于分散,公司容易陷入控制权之争,这可能会给公司未来的发展埋下祸根。

事实上,佰维存储在2016年设立股份公司时,其实控人持股比例并不低,为40.27%,如今较低的持股比例是因为佰维存储在报告期内经历了高达10次的外部增资,导致原股东股权被大幅稀释。此外,《红周刊》注意到,仅在报告期内,其股权转让就高达11次,正是在不断的股权交易中,其原始股东大多已悄然离场,股东层面已然“大换血”。

2016年,佰维存储设立股份公司时,其二、三股东分别为吴奕盛、冯伟涛,持有公司11.55%、9%的股权,而截至报告期末,吴奕盛的持股比例已降至3.28%,位列第七大股东,冯伟涛持股比例为0.97%,已淡出前十大股东之列。

在各股东股权转让中,《红周刊》发现了一些奇怪的现象,据招股书显示,2020年6月19日,佰维存储实施了第七次增资,7位投资人以16.00元/股,向佰维存储增资了1.21亿元。紧跟着当月24日,佰维存储的股东孙亮向嘉远资本转让了100万股,转让价格为14.00元/股。按照常理来讲,公司获得大额融资后,估值应该有所提高才对,为何其后续的股权交易价格却不增反降呢?

而佰维存储原股东大肆抛售股份以及低价转让股权的背后,或与其基本面暗藏的隐忧相关。据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1年1-9月,佰维存储实现营业收入金额分别为12.75亿元、11.74亿元、16.42亿元、20.46万元,实现扣非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13亿元、1857.78万元、1721.05万元和1.19亿元,不难看出,其业绩波动明显,2018年,尚处于巨额亏损状态,2020年又陷入增收不增利的尴尬境地。

究其原因,则与佰维存储毛利率剧烈波动有关,据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1年1-9月,其毛利率分别为6.62%、15.62%、11.21%、18.02%。其在招股书中解释称,主要为存储晶圆市场价格震荡波动、下游市场需求变动以及公司产品结构调整所致。

佰维存储在招股书中将兆易创新、群联电子、创见信息、威刚、江波龙作为同行业可比公司,同期内,前述可比公司的毛利率平均值分别为18.87%、22.02%、22.20%、28.69%,可见,行业公司该指标稳步上升,并未像佰维存储这般大幅波动。而且在上述周期中,佰维存储的毛利率分别较可比公司均值低了12.25个百分点、6.4个百分点、10.99个百分点、10.67个百分点。由此看来,其产品盈利能力有限,在同业市场中的竞争地位并不高。

“造血”能力不佳

存货积压严重

佰维存储在上市前夕,通过频繁引进股东等方式进行了大量融资,除了部分原股东有逐步退出的打算外,与其自身“造血”能力不足也有莫大的关系。

据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1年1~9月,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2469.19万元、-1.18亿元、-2.72亿元、-3.09亿元,长期处于负数,且流出资金金额巨大。佰维存储“造血”能力之所以不强,与其存在大量存货及应收账款有关。

先说存货,报告期各期末,其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4.06亿元、6.01亿元、7.59亿元、14.51亿元,占公司资产总额的比例分别为58.27%、49.41%、42.98%和53.31%,也就是说,其超五成的资产均由存货构成,造成资金大量沉淀在存货中,这无疑会占用公司大量的流动性。

而从存货的周转效率来看,佰维存储的存货周转率也要远低于同行业可比公司,数据显示,报告期内,其可比公司的存货周转率平均值分别为3.51、3.82、3.63、2.90,而其存货周转率分别为2.18、1.55、1.87、1.86,这表明其存货的销售变现能力弱于同行业均值。

更关键的问题在于,巨额存货还面临着巨大的跌价风险,这导致佰维存储不得不计提大量的存货跌价准备。报告期内,其存货跌价准备的计提比例分别为26.69%、17.28%、9.07%、7.80%,计提比例相当高,而同行业可比公司中,创见信息、威刚、江波龙的存货跌价计提比例均比较低,以2021年1-9月为例,上述3家公司的计提比例分别仅为0.68%、2.67%、1.86%,远低于佰维存储。后续,如果佰维存储巨额存货的状况得不到改善,其存货跌价削弱利润的情况恐怕仍会很严重。

此外,报告期内,佰维存储的应收账款金额分别为4731.84万元、7464.24万元、2.25亿元、1.45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3.71%、6.36%、13.71%、7.06%,呈波动上升态势,这意味着,其下游客户也在一定程度上挤占了其不少的资金。

受上述因素影响,其“造血”能力表现不佳,通过引进资本大量融资,却使得实际控制人股权过于分散,风险暗藏,如此状况之下,佰维存储发展前景着实令人担忧。

巨额采购难以印证

据招股书显示,2021年1-9月,佰维存储采购主要原材料、能源的金额分别为23.70亿元、880.13万元,合计金额为23.79亿元。而其披露的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金额为16.66亿元,占总采购金额的比例为67.84%,推算出其采购总额为24.56亿元,与前述原材料及能源采购总额相较,多出了7700.65万元,这表明其有数千万的采购额既不是原材料,也不是能源,那么其到底采购的是什么内容,还需要公司给出解释。

按照佰维存储相关采购内容所适用的13%的增值税税率,《红周刊》进一步核算可知,其当期的含税采购总额为27.75亿元。2021年1-9月,其“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金额为25.06亿元,扣除预付账款当年减少1235.37万元的影响后,与含税总额相较少了2.56亿元,这部分差额理应形成经营性债务。

2021年9月末,佰维存储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的金额为3.86亿元,较上年末的3.34亿元增加了5230.82万元,但这较理论应增加额少了2.04亿元,也就意味着其数亿元的采购额没有相关财务数据的支持,存在虚增的嫌疑。

此外,《红周刊》按照上述逻辑核算佰维存储2020年采购数据勾稽情况,发现差异明显较小,故对于2021年1-9月采购数据存在巨大勾稽差异的情况,还需公司作出解释。

 

随机文章

相关站点

友情链接

一分快3平台,一分快3官网,一分快3网址,一分快3下载,一分快3app,一分快3开户,一分快3投注,一分快3购彩,一分快3注册,一分快3登录,一分快3邀请码,一分快3技巧,一分快3手机版,一分快3靠谱吗,一分快3走势图,一分快3开奖结果

Powered by 一分快3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